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清谈口交和肛交
清谈口交和肛交
口交。用口参与性交,不外乎舔阴(用舌添女子的阴部)和含阳(用口刺激男子的阴茎)。几十年前,所谓的口交尚不十分普遍,即便有人乐于此道也只能偷偷摸摸。其实,口交本属接吻一类,并非违反自然之举,因为自古以来它就一直存在。在大多数文化体系中口交由来已久,它很早就风行欧洲大陆、中东和远东,而且在中国古代也较普遍。 
  通常人们把口交看作是一种淫秽的举动,一种令人恶心的倒错行为,认为是违反了道德准则。

  口交在英美历史上则曾属禁忌,其法律多不允许这类行为的发生,因此,英美人对口交的记录甚少。这一法律禁忌的结果是,无形中把这种性行为变得十分神秘,成了性生活中的一大禁忌。

  近几十年来随着人们对性科学的深入调查了解和科学研究,对这一领域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其实早在金赛时代(50年代初),就有近半数妇女承认有过口交的经历,其中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更多,可超过60%。根据金赛博士多年前的调查,在有过口交历史的男性中,只有3%的人产生了厌恶感,一次过后不愿再试,其他人都对此有好感,认为有助于性兴奋。目前,在西方社会中,对口交的接受人数日益提高,大多数妇女,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妇女约有90%以上的人都接受了口交。人们已把口交当作正常的性生活中的一部分,当作刺激对方的正常手段。根据最近的调查,在美国25岁以下的夫妇中,有90%以上的人干过这种事情。在我国没有进行过类似调查,用推理的方法来臆测恐怕也不客观,但有一点却是可以断定的,东方人的传统下正派也不可能在夫妻性生活中没有一点突破。我们在临床性健康咨询中已经证实了这一点。

避开一些其它因素,单从人的生理结构来看,性交有专门的器官来负责,这就决定了人类性生活方式的基本特征,违背或偏离这个特征,有人就说这不能算是正常行为。但如果保持这个特征不变,发挥其他器官的作用(例如手或口)来激发性欲的产生和亢奋,而且只把它像小插曲一样安排在真正性交之前,那就不能算是不正常。不过,由于这种方式毕竟在有些人的头脑中有些“反常规”,再加上人的生殖器官总是和排泄器官相连,因而很多人对这种方式产生反感也是正常的。这样的事情没有人强迫,高兴则行,不高兴则止,决定权操在所有的夫妻手里。只不过要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,不要受外来因素的影响。

  对于身体健康者来说,这种方式绝不会传染疾病。但对于有性病的人来说,这种方式则可以传染淋菌性咽喉炎等疾病。另外,艾滋病也有可能经由口交传染。但是,这笔账不应该算在哪种性爱方式上,而应该算在性病的头上。

  与口交相并行的还有一种性行为就是肛交。肛交通常指男性将阴茎插入性对象的肛门进行性交以获得快感。肛交又称鸡奸或希腊式性交,过去有人认为这一性交方式只是发生在男同性恋者之间,现在看来这一看法是片面的。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的调查表明,在城市夫妻之间肛交的发生率是7%,另外有13%以上的夫妻,尽管自己没有过肛交,但认为这也是一种获得性快感的性交方式,并应该反对。从有关的资料来看,肛交并不流行和普遍,即使发生也是偶然为之,尝试尝试而已,很少有人乐于此道,因为它在初次进行时总要伴随着痛苦。由于肛门括约肌十分有力,肛门粘膜无润滑机制,插入后常常造成不快和疼痛。由于直肠粘膜不如阴道上皮那么结实,所以容易在肛交过程中造成裂伤、擦伤,从而引一系列医学问题。如肛门括约肌失禁、脱肛、肛周肌肉损伤、肛周感染、男女和殖器炎症等。肛交尤其是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之一,直接威胁到肛交者的生命。